李世民被渤遼兵馬大元帥鐵世文追殺,驚險之餘卻原來只是南柯一夢,朝上,滿朝文武朝上都只有看著愁眉不展的李世民;薛仁貴跟隨李靖已經學有所成,李靖囑咐他下山接受新的世界,滿心喜悅的薛仁貴回到龍門縣,家裏卻遭逢慘變,父親薛英死在天火之下,一時之間薛仁貴求助無門,來到求助叔叔薛雄時,卻被指因習武而害死父親,讓薛仁貴終於暈倒在山野之中。

  徐懋功在殿上為李世民解夢,憑著夢裏的四句詩,解說救駕的白袍小將名叫薛仁貴,是李世民的“應夢賢臣”,只要到山西龍門縣招夠十萬兵,薛仁貴必在其中;張士貴與李道宗心懷鬼胎,上奏何宗憲也有可能是“應夢賢臣”,李世民召見後卻心存疑慮,讓張士貴與李道宗的奸計暫時不能得逞。

  鐵世文截劫渤遼上呈大唐的貢品,威迫渤建王兵犯大唐,渤建王優柔寡斷,世子羅指鐵世文想脅天子以令諸侯,昭陽公主勸渤建王暗殺鐵世文,渤建王不允昭陽公主所請,在渤遼中,隱藏著一場暴雨腥風。

  王茂生在山野中救起了薛仁貴,把他帶回家料理,不料薛仁貴食量驚人,王妻擔心養不起薛仁貴,王茂生卻為表誠意,與他結為兄弟,薛仁貴的飯量不僅自己覺得有所負累,連王妻也經常給他弄的哭笑不得。

  渤遼來使求見李世民,才讓李世民知道鐵世文把貢品劫去,還把戰書寫在來使的臉上,氣得李世民要禦罵親征,平定渤遼;李道宗,張士貴及張美人有見及此,馬上一起密謀,覺得此事要在找薛仁貴方面入手。


第2集
  張美人獻計如果真有薛仁貴其人,親則近之,遠則殺之,李道宗派張士貴前往招兵時,要想盡辦法對付薛仁貴;李世民為了平定渤遼,與眾將士商議元帥一事,尉遲恭自薦為帥,秦叔寶也爭著出戰,二人鬥舉金獅定奪帥印,秦叔寶卻在舉起金獅後吐出血來,讓李世文民感到身邊的人都是老將。

  世子羅看見勢頭不妙,利誘安達兒對付鐵世文,但安達兒卻在鐵世文出現之前,臨陣退縮而去,氣得世子羅與渤建王一時之間不知所措。

  薛仁貴在柳家莊得到一份工作,他無論幹活與吃飯都是四個人的量,工人們看不慣他的怪相,但管事計算過後,感到沒有吃虧,讓他得以繼續在柳家工作。

  昭陽在世子羅約見鐵世文時出手刺殺鐵世文,但不是鐵世文的對手,幸得世子羅的臨時應變,才得以全身而退;柳家大小姐柳銀環與田氏一起前來偷看傳聞中的怪人,意外中差點被建築材料所壓,幸得薛仁貴力大無窮,救回銀環一命,讓銀環對薛仁貴有了好感。

  世子羅以圈地來利誘安達兒效忠渤遼,與渤建王向鐵世文上演一場“杯酒釋兵權”之計。

  夜裏,薛仁貴在燒水之餘,不忘研習李靖送他的龍門陣法,銀環經過看見薛仁貴文武雙全,覺得他肯定有過人之處,同時還會陣法,勸薛仁貴不要為目前的困境而擔憂,薛仁貴在銀環的體貼關懷下,在自己的心裏對銀環也默默地產生了好感,但礙於身份,只得把感受隱於心裏。


第3集
銀環反對柳員外答應別人的提親,提出用拋繡球的方法來選婿,原來銀環已一心向著薛仁貴,命奶娘給薛仁貴送信,薛仁貴雖明白銀環的好意,但感覺自己會負累佳人,不願接受美意,但天意弄人,薛仁貴雖不想接繡球,繡球卻不偏不倚的落到他的頭上,但柳員外卻因為薛仁貴的身份,反口指薛仁貴沒有參加爭繡球的資格。

  徐懋功自薦招兵,李道宗力薦張士貴是個理想人選,李世民權衡利害,下旨張仕貴前往招兵,徐懋功擔心張士貴他們弄虛作假,尉遲恭奏請皇上派臥底跟張士貴前去招兵,李道宗以防有失,再派其義子李劍山私下前往尋訪薛仁貴;柳員外因無人看守木材,留住了薛仁貴,薛仁貴在夜裏饑寒交逼,瑟縮一角,銀環測隱之心起,悄悄把棉襖拋到薛仁貴的窩棚前,但卻拿錯了“火雞緞”紅寶衣。

 薛仁貴穿上了紅寶衣,柳員外誤會他與銀環存有姦情,栲打薛仁貴,最後薛仁貴與銀環分別逃出柳家,卻在喜神廟內相遇,銀環並無藏身之所,薛仁貴就帶銀環與顧媽媽回自己的寒窯。

  渤建王修了兩封和議書,要世子羅和昭陽公主親手交給李世民;鐵世文派出梅麗及手下追捕,過程中殺死了世子羅,昭陽公主也因此而受了傷。
  顧媽媽為了日後生計,要薛仁貴跟銀環成婚,並指薛仁貴已接花球,良緣早已註定,薛仁貴唯有答應婚事。

  李世民來到秦府要拿帥印,秦叔寶在皇上面前教導尉遲恭如何做個稱職的元帥;李世民隨後宣旨大軍等候招兵完成後,擇日出發攻打渤遼。
張士貴向李世民來奏,十萬大軍已經招好,但在投軍者中,根本找不出薛仁貴其人,李道宗與張美人商量如果找到薛仁貴,而他又能投入麾下,也不嘗是個好事。


第4集
  薛仁貴與銀環在汾河灣過著幸福的日子,薛仁貴就在射開口雁之時遇上微服前來找他的李劍山,二人在比武時,因識英雄重英雄而交上了朋友,李劍山懷疑李道宗要找尋薛仁貴的真正原因,派王成去找尋線索。

  周青在前往投軍前,遇上薛仁貴,勸他一起前往,原來薛仁貴想投軍的願望,早從與銀環成親後而放棄,但旁邊的銀環看出一切,她雖不願薛仁貴離開自己,同時還懷有身孕,但想到薛仁貴只有在戰陣上,才會有所作為,遂勸薛仁貴前往投軍,薛仁貴深感銀環的大義。

  渤建王接到稟告,得知世子羅遭逢不測,鐵世文表示應該先發制人,攻打大唐,渤建王仍不認同;王成向李道宗稟報,李道宗知道真有薛仁貴的消息;薛仁貴與銀環難捨難分,銀環好不容易才將薛仁貴送出了村口,一絲絲淚水淹蓋著她看薛仁貴離去的目光。
 
 昭陽公主和靈采兒趕往長安路上,又被殺手發現,羅通發現昭陽公主與靈采兒神色可疑,正要上前問話,這時殺手撲出,羅通打走了殺手,昭陽公主向羅通說明一切,希望羅通能為她引見李世民,羅通帶昭陽公主回家,請母親出主意,羅母曉以大義,說要等程咬金回來,才有成功的希望

  周青與薛仁貴前來投軍,周青順利成為了旗牌官,輪到薛仁貴時,張士貴嚇了一大跳,沒想到真有薛仁貴其人,本想借意殺了薛仁貴,但苦無籍口,周青還在一邊求情,張士貴唯有表示薛仁貴的名字中有貴字,是衝撞了他張士貴的名字,把薛仁貴打了四十軍棍,轟出大營。周青看不慣張士貴的做法,勸薛仁貴離開軍營一同回老家,薛仁貴安慰周青,表示自還有投軍的信心;羅通找軍醫來為昭陽療傷,看見滿懷心事的昭陽公主,為了博得紅顏一笑,羅通用盡了一切辦法,終得昭陽一笑。

  薛仁貴再次投軍,再次被處以軍棍,轟出於大營之外,後一步來到大營的李道宗與張美人,知道張士貴打走了薛仁貴,張美人又使計誘騙李劍山前往試探薛仁貴,是否可以歸順李道宗,李劍山來到探問薛仁貴時,薛仁貴義無反顧地表明自己只願意追隨瓦崗派的英雄好漢。張美人一計不成,二計又起,對李劍山表示薛仁貴兩次投軍,也沒有成效,要李劍山帶薛仁貴親自前來參見李道宗,讓李道宗為薛仁貴做個安排,另一方面,李道宗則派何宗憲安排陷阱,等薛仁貴前來致他於死地。

這時的薛仁貴已經無心再次投軍,卻在一山崗上救了被猛虎追趕的程咬金,程咬金知道薛仁貴的理想是要投軍後,送了他一支金皮令箭,表示拿著它,投軍時就可以無往不利。程咬金匆匆趕回到長安,遇上等候多時的羅通,對他說出昭陽公主的事情,程咬金試探完昭陽公主後,答應為昭陽公主代為引見李世民。
  陰差陽錯之下,李劍山四處也找不著薛仁貴,薛仁貴卻在這時來到了大營準備投軍,李道宗,張美人與張士貴暗喜,認為薛仁貴這次應該難逃一死,薛仁貴就在何宗憲的帶下,準備前往訓練場表現身手,薛仁貴不知道他是一步一步走向了那個死亡的陷阱。

 薛仁貴在陷阱中危險萬分,李道宗等人在暗喜成功在望,但在薛仁貴最危急的時候,李劍山回來救出了薛仁貴,還痛駡李道宗等人言而無信,不料王成卻出來承認自己才是主謀,李劍山不相信跟隨自己多年的人,會殺他的朋友,此時張美人見事已到此,暗中要張士貴對薛仁貴下手,李道宗就裝病把李劍山一道騙回長安。


第5集
張士貴看見薛仁貴有程咬金的金皮令箭,逼得把薛仁貴收入軍中,但只安排他在火頭營工作,周青見這是埋沒薛仁貴的能力,又再勸他回老家,本來也想回家的薛仁貴,卻反過來勸周青,自己有能力,應該總會有出頭之日;這時的張志龍與何宗憲,不服薛仁貴的能力,想盡辦法對薛仁貴進行淩辱,周青想到張士貴的舉動,決定留在旗牌營做臥底,看看要對付薛仁貴的,是否就是張士貴。

  程咬金為昭陽公主引見李世民,李世民知道一切都是鐵世文所撥亂,願與渤建王合計,但要昭陽引見渤建王,才能相信他的誠意;李道宗繼續在李劍山面前裝病,李世民來探望時,李劍山要求為朝廷效力,但李道宗一力反對;何宗憲與張志龍再戲弄薛仁貴,要他做五鞭菜。薛仁貴與周青很困難才找了材料回來,但二人又說不對,叫薛仁貴再找。幾經辛苦,薛仁貴找來上乘材料,不料何宗憲他們又說做得不好,氣得薛仁貴與他們吵了起來,決定不再從軍,憤然而去。

  張士貴收到李道宗密函,表示軍中大營內,有尉遲恭派來的臥底存在,張士貴正想傳召薛仁貴,何宗憲說已經趕走了薛仁貴,張士貴不理何宗憲等人的攔截,追上了薛仁貴,還向薛仁貴說出“應夢賢臣”的事,但卻反說成了是“應夢反臣”,嚇得薛仁貴更加想逃,張士貴勸他將計就計,改名薛禮,留在火頭營中等待戴罪立功機會,薛仁貴表示肝腦塗地報答張士貴的大恩。

張士貴知道軍中有尉遲恭的臥底後,想利用薛仁貴把他們找出來,遂把薛仁貴勸了回到軍中;張志虎與何宗憲就故意在軍中散播謠言,說火頭軍中有個怪人,消息流傳得很快,消息終於落到兩名臥底耳中,就在臥底接觸完薛仁貴,想寫信給徐懋功時,張志龍與何宗憲二人突然出現殺掉二個臥底。

  鬱鬱蔥蔥的薛仁貴,回想起與銀環以前幸福的日子,在寫信給銀環時,害怕銀環擔心,騙說他投軍後已經當上了旗牌官;懷孕中的銀環看過信後大慰,憧憬著將來薛仁貴回來,可以一起過幸福的日子。

  李世民知道十萬大軍已經招齊,卻奇怪名單上沒有薛仁貴,徐懋功堅信薛仁貴定在軍中,認為要大軍從山東直奔登州,就會發現薛仁貴,李世民准奏。

  張士貴接到聖旨後,命先鋒營大軍浩浩蕩蕩向山東進發,大軍路過天蓋山時,該山寨主董奎沖出來要截劫軍糧,兩下子就打敗了張志龍與何宗憲,薛仁貴從容不逼,隨手拿起兵器迎擊,不出三個回合就把董奎打死,待周青來要為薛仁貴報功時,張士貴卻指火頭營對付山賊耽誤了做飯時間,如果不能依時做好飯菜,就要降罪于火頭營,薛仁貴想起了可以弄一頓湯泡飯,然後施展看家本領,準時做出美味可口的湯泡飯來,讓張士貴他們的奸計又一次失敗。


張士貴與子婿決定利用犒賞吸引薛仁貴的注意力,讓薛仁貴又一次落入了張士貴的陷阱之中,還好得到身為臥底的周青幫助,及時救出了薛仁貴;張士貴以為薛仁貴已除,連忙通知李道宗。


第6集
昭陽公主與靈采兒正在趕路時,遇上山賊李慶紅等人,被李慶紅發現她女兒之身,死纏著要娶她為壓寨夫人,巧合中昭陽公主逃到了樊家莊,李慶紅依然死纏不放;薛仁貴與周青在追趕大軍時,路經樊家莊發現昭陽公主的事,誓要為民婦出頭,在樊家中得方天畫戟後,活捉了二寨主及三寨主。

薛仁貴最後施展渾身解數,終於收服了李慶紅,救出了昭陽公主,薛仁貴與李慶紅等好漢路上結義,並帶他們前去投軍,樊莊主勸昭陽公主下嫁薛仁貴,薛仁貴無心婚娶,只給昭陽公主留下藥方就匆匆而去。

  靈采兒找到羅通求他前去救昭陽公主,二人前往樊家莊後,才知道昭陽公主已經趕回了渤遼;薛仁貴帶著李慶紅等八人趕到大營投軍,張士貴見每個人都武功高強,都願封他們為旗牌官,不料李慶紅他們只願追隨薛仁貴做火頭軍。

  李道宗收到張士貴的傳書知道薛仁貴未死,又與張美人一起商議奸計;昭陽公主回國向渤建王稟告一切,並說已經見過李世民,向渤建王請了一道停戰的聖旨。

李世民為“應夢賢臣”之事,問計于徐懋功,徐懋功計議在海灘上擺一個龍門陣,屆時“應夢賢臣”將會出現;李世民下旨尉遲恭擺龍門陣,尉遲恭因不懂擺陣,受徐懋功指引找張士貴想辦法。張士貴也不懂擺龍門陣,而去求助薛仁貴,但火頭軍又向張士貴提出要有戰衣的要求,何宗憲不滿,認為自己可以想辦法,並向張士貴獻計,說可用一字長蛇陣加上四支腳來冒充龍門陣,尉遲恭觀看何宗憲擺下的陣,以為這就是龍門陣,開開心心去請李世民觀陣。


第7集
  昭陽公主與靈采兒來到獨木關找安達兒,安達兒對昭陽公主避而不見,昭陽公主命人換過旗幟,在城外周邊遊動,讓安達兒懷疑鐵世文對他不利,然後施施然出現在安達兒的眼前,並拿出渤建王停戰的手禦向他宣讀,要安達兒與朝廷合作,安達兒表示可以考慮。

  李世民觀陣後,問徐懋功為何不見薛仁貴,徐懋功表示眼前的怪陣,並不是龍門陣,李世民這時也看出是個“一字長蛇陣”並加上四隻足的怪陣,悻悻而去。

李世民回營後大罵尉遲恭,責令他七日內再擺龍門陣,尉遲恭找來張士貴,命他五日內擺陣,張士貴再找薛仁貴幫忙擺陣,薛仁貴只好拿出秘笈,回想李靖如何教他擺龍門陣。

  安達兒終於答應昭陽公主所求,但首要解決的是前來迎接他的黑風關人馬,昭陽公主一口承諾;薛仁貴擺下龍門陣,李世民前來觀陣,果然看見一個氣勢磅礴的龍門大陣,徐懋功要陣活動起來,薛仁貴上陣指揮,陣法更加精妙,李世民遙見薛仁貴,懷疑他是否就是“應夢賢臣”,尉遲恭自薦入陣中去抓人,張士貴看見尉遲恭想突擊檢查,向薛仁貴謊說尉遲恭要來捉他領取頭功,讓薛仁貴一看尉遲恭就馬上逃跑,尉遲恭想追時卻陷於陣中,張士貴趕來裝作救尉遲恭,還騙說剛才逃跑者就是何宗憲。

  李世民見過了薛仁貴的武功,但想知道他的文采如何,徐懋功表示要尉遲恭寫“平渤論”就可知道薛仁貴的文采,尉遲恭又一次被李世民要求寫“平渤論”,但不識字的他,只有前去求助於張士貴,張士貴也只得前來求助於薛仁貴,薛仁貴也就答應下來;薛仁貴拿出李靖所贈的兩卷秘笈,細心閱讀後,把“平渤論”寫成,張士貴馬上呈上,但謊說是何宗憲所為。

  李世民看過“平渤論”後,讚歎薛仁貴有此胸襟,知道他們這個要平定渤遼,需要十一年的時間,欲想召見,徐懋功認為時機未到,勉強而為只會誤了時機。


第8集
薛仁貴在軍中已經非常受人敬仰,一眾旗牌官想追隨薛仁貴,一眾兄弟來投火頭軍時,讓李慶紅等人非常開心火頭營在薛仁貴的帶領下,有如此地位。

  鐵世文與渤遼各地守將開軍事緊急會議,義正辭嚴一番,吩咐各人堅守城關,且指派安達兒負責打響頭炮,安達兒有苦自己知,一方面討好鐵世文,一方面想著如何面對昭陽公主。

鐵世文收到安達兒按兵不動的消息,並探得昭陽公主留在獨木關,覺得事有蹊蹺,梅麗表示自己可以前往探個究竟;薛仁貴獨創“煎,炒,燜,燴”四式拳法,眾火頭軍不停苦練。銀環辛苦地生下一對龍鳳胎,男叫薛丁山,女叫薛金蓮,柳員外無意下得知銀環尚在人間,暗中跟蹤顧媽媽,發現銀環時要脅她如果想回家,就要拋棄剛出生的一對小寶寶,銀環死也不從,還發誓定將兒女撫養成人。

  安達兒在昭陽公主的指示下,拖延鐵世文在黑風關的來人;此時大唐船隻已到渤遼海岸,黑風關都督帶領善於水性的手下,準備帶人潛入水底鑿唐軍的大船,但薛仁貴運用精妙的箭法破了金沙灘,殺彭鐵龍與彭鐵虎。

鐵世文正欲去對付罷兵的安達兒,得知“火頭軍”從另一方向打突擊,有點亂了陣腳,暫時放下安達兒,急召天山守將一定要堅守城池,自己回渤遼脅持渤建王。

  天山三大守將不相信薛仁貴能在短時間內,奪黑風關,掄金沙灘出營,來到唐營前指名道姓要火頭軍薛禮出戰,張士貴也不滿自己子婿幾人就不能對付渤遼兵,遂派張志龍上陣,但不一回合,渤龍就把張志龍打得落荒而逃,火頭軍再次奉命出陣,薛先圖第一個對遼龍,打了二十個回合,李慶紅上馬趕來,但還不是對手,薛仁貴提戟上馬與遼龍對陣,十多個回合後,遼龍終於敗陣而逃,遼龍一撤,遼虎便催馬上來,薛仁貴施用妙計,三箭定了天山。

  鐵世文聞得天山又告失守,氣得暴跳如雷,鐵世文命手下帶領一隊人馬,要早昭陽公主一步回去,脅持渤建王,昭陽就早一步回到了渤遼,向渤建王表示一定要先擒下鐵世文,但渤建王仍是不夠果斷,這時鐵世文趕回來要脅持渤建王,渤建王才相信鐵世文已經不在自己控制之下。

  張士貴來向尉遲恭報功,硬把定天山的所有功勞,全歸到何宗憲的頭上,尉遲恭不防有詐,就給何宗憲記下了功勞。


第9集
  李世民接見昭陽公主,昭陽與李世民商量和議細節,地點選在鳳凰山麓;徐懋功分析大勢,認為罪魁禍首是鐵世文一人;鐵世莫接到鐵世文密報,在鳳凰山事先埋伏;李世民來到鳳凰山麓與渤建王和談,鐵世莫突然殺出,馬三保立即護駕,殺退鐵世莫之際,鐵世文趕至,馬三保力敵鐵世文,但終被鐵世文所殺,徐懋功有備而戰,派出二十六總兵增援,但都被鐵世文的九葉飛刀一一殺掉。

  鐵世文要李世民放出渤建王,限三日之內簽下降書,否則移平鳳凰山,李世民與渤建王商討突圍之法,徐懋功認為現時只有“應夢賢臣”方能解窟,李世民立即降旨張士貴交出“應夢賢臣”,昭陽公主自薦殺出去傳旨,程咬金願作掩護。

  程咬金以“激將法”引鐵世文的注意力,昭陽公主乘機殺出重圍,昭陽公主來到先鋒營找到薛仁貴,薛仁貴帶她去找張士貴傳旨;張士貴硬稱“應夢賢臣”正是何宗憲,但在昭陽的苦苦相逼之下,張士貴頓時想下殺機。

何宗憲正想對昭陽公主下殺手時,薛仁貴誤打誤撞來到救了昭陽公主,張士貴在無計可施之下,派薛仁貴等九兄弟前去解李世民危困;李世民下旨程咬金返長安招二路元帥,程咬金用計出了城,鐵世文料程咬金可能回去搬兵,馬上帶人追趕,尉遲恭坐困愁城,突然失去常性,單槍匹馬殺出去為一眾兄弟報仇,尉遲恭殺入鐵世莫營中,不料中了陷阱,尉遲恭被押解之際,薛仁貴等人剛好殺到,把鐵世莫的軍隊打得節節敗退,尉遲恭向薛仁貴大喊救命,可是薛仁貴看見尉遲恭,又嚇得奪路而去。

  薛仁貴在逃跑時遇上張士貴和何宗憲,說出遇上尉遲恭一事,張士貴前來救出尉遲恭後,又說救他的人的是何宗憲;秦叔寶快到人盡燈枯,仍向秦懷玉誨而不倦,羅通風塵僕僕趕至,秦叔寶叫羅通和懷玉至床前,訓誨二人一番。

  李道宗遊說李治重用其義子李劍山,說李劍山完全忠心朝廷,李治支吾以對;李治擺駕秦府探病,秦叔寶向李治請求招二路元帥,李道宗認為秦叔寶心懷不詭,欲乘機提拔其兒子懷玉,二人各執一詞。


第10集
  李治得知秦叔寶辭世後,且前往致祭這位老功臣;程咬金剛回長安,得悉秦叔寶去世,即往拜祭這位跟他出生入死半輩子的瓦崗寨兄弟,直至李治問他,他才向李治稟告急招二路元帥救駕,李治想封懷玉和羅通為二路元帥,李道宗強烈反對,指其義子李劍山可當大任,程咬金建議用比武來挑選二路元帥;羅母向程咬金表示不想羅家絕後,不願羅通當上元帥,羅通回來,向母表明要當元帥,羅母不同意,但見羅通心意已決,羅母細想辦法。

  李劍山準備參加比武,李道宗期望甚殷,張美人仍是不放心,與御醫研究“神”藥,希望李劍山一戰功成。程咬金與其兒子程鐵牛切磋武功,他對兒子不抱任何期望,只求他積極參與和支持,程鐵牛不服,欲爭一日長短,但敵不過程咬金的三度板斧;羅母指示下人用黑布把羅通的窗戶全部密封起來,羅通全然不知,只在房中作著甜夢。

  早上,比武開始,羅通乍醒,發現室內漆黑一片,誤會還未天亮,繼續蒙頭大睡。比武到最後,秦懷玉輕鬆打敗了程鐵牛;李劍山也不費吹灰之力把劉弘基女兒打敗。羅通漸漸懷疑,下床細看,發現上當受騙,馬上趕往比武場。

  秦懷玉與李劍山決賽,二人互不相讓,李劍山突然渾身是勁,把熱門人選秦懷玉打敗,羅通快馬趕至與李劍山公平決鬥,李劍山突然藥力發作,一舉擊敗了羅通,但自己也失控地狂奔而去;李劍山返回王府找藥渣查看究竟,李劍山質問御醫所開何藥,御醫坦言說出此藥有興奮作用,供出李道宗和張美人指使所為。

李劍山指證李道宗陷他於不義,李道宗矢口否認,李劍山盡數李道宗的髒事臭史,還表示要向皇上說是他害死薛仁貴,李道宗與李劍山爭吵之時用劍刺傷了李劍山,李劍山悲忿而去;李道宗上朝謝罪,詐稱李劍山著了魔,不配當帥。

  羅通欲溜走,被其母和一眾女孩子纏住不放,幸突然聖旨到,秦懷玉、羅通領兵十萬出征,羅母含淚送別羅通,一眾女子表明等著羅通回來迎娶她們;鐵世文下令鐵世莫起兵鳳凰城,張士貴接報,再次請教薛仁貴破敵之法,薛仁貴指用“懸羊擂鼓,餓馬嘶鈴”來威嚇渤遼軍退兵。

  鐵世文率領大軍,且派出鐵世莫罵戰,李世民覺得來者不善,不敢貿然迎戰。突接秦叔寶死訊,眾人悲痛不已,李世民命令全城上下默哀,同時高掛免戰牌。

張士貴率領大軍用薛仁貴所教的方法來威嚇渤遼大軍,遼軍受到驚嚇,一時間驚惶失措,薛仁貴認為時機成熟,請求張士貴出兵突襲敵軍,李慶紅仗仗爭先,張士貴認為是立功的機會,派出何宗憲與張志龍先出戰,梅麗搶先要求出戰,何宗憲與張志龍二男敵一女,但都不是梅麗的對手。

  李慶紅搶出,梅麗誘敵深入,李慶紅不虞有詐,被梅麗放出蜈蚣咬傷,中毒倒下,薑興本前來助陣,也被蜈蚣所傷,薛仁貴馬上上陣,梅麗不敵,放出毒蟲,咬傷了薛仁貴,周青等六兄弟沖出,梅麗再放蜈蚣,把所有人都咬傷。

薛仁貴正要被梅麗所擒之際,昭陽公主殺出,救走了薛仁貴,軍醫前來療傷,說出此等劇毒,中原未曾一見,昭陽公主為之心焦,立即回鳳凰城再想辦法;鐵世文犒賞大軍,昭陽公主潛入鳳凰城,要渤建王返回鐵世文身邊,由自己偷藥。


第11集
  昭陽公主用計把渤建王送回鐵世莫大營,鐵世文當作無事發生,對渤建王依然恭敬有嘉,昭陽公主在靈采兒的掩護下,無意聽到鐵世文吩咐梅麗妥善收藏解藥,昭陽公主看到一切,悄悄偷去解藥。

  昭陽公主送來解藥,兄弟們不太相信,薛仁貴卻主動試藥,但服解藥後突然面有難色,中毒更深,暈倒當場,昭陽公主大惑不解,周青等人出言不遜,怪責昭陽公主存心陷害,昭陽公主百言莫辯。

   昭陽公主返回軍營,痛駡鐵世文意圖以毒藥陷害於她,不料鐵世文反說她私通敵國,笑說知道她回來,定是為瞭解藥,昭陽公主再偷窺梅麗飼養蜈蚣,昭陽公主在梅麗沒有防備下偷解藥,不料鐵世文早有防備,派人追殺昭陽公主,大批士兵追至危急時,李靖經過救了昭陽公主,教了她如何解毒的針法,如何破九葉飛刀之法,要她傳與薛仁貴。

  昭陽公主來為薛仁貴等人針治,昭陽除為薛仁貴治病外,還要為幾個兄弟醫治,薛仁貴和其他兄弟漸漸好轉,但李慶紅和薑興本中毒甚深而失救,讓薛仁貴激動得熱淚盈眶;梅麗建議鐵世文立即出兵,殺他們個措手不及,昭陽公主潛入,看見新的作戰圖,梅麗看見自己也中毒而落發,哭訴這全是為了成全丈夫鴻圖霸業;昭陽公主給薛仁貴送來李靖所贈之金針,震天弓及穿雲箭。還向薛仁貴報告遼軍之軍情,薛仁貴表示會謹慎從事。

  薛仁貴問渤建王近況,昭陽公主積存已久的情緒被引發出來,以前以為自己武藝學有所成,不料卻於事無助,薛仁貴只得勸解她,周青多謝靈采兒這段時間為他們兄弟受了那麼多苦,薛仁貴等七兄弟拜祭李慶紅和薑興本,起誓要為他倆報仇雪恨;鐵世文大舉進攻,薛仁貴穩住陣腳,鐵世文看見薛仁貴,大吃一驚,梅麗掩至,遇上薛仁貴,梅麗招架不住,又放出蜈蚣,薛仁貴即拋出小金針,刺死蜈蚣,薛仁貴一舉把她殺掉,鐵世文目睹妻子梅麗死去,瘋狂追擊薛仁貴,二人殺得天昏地暗,日月無光。

  李世民等遙遠觀戰,相信能與鐵世文匹敵的只有“應夢賢臣”薛仁貴,尉遲恭為了求證此事,要搶著去抓他回來;鐵世文放出“九葉飛刀”,薛仁貴拿出震天弓及穿雲箭,把鐵世文的飛刀盡數射落,尉遲恭偷偷打開城門,鐵世文被薛仁貴打至吐血,急忙逃跑,薛仁貴窮追不捨,尉遲恭突然撲出,抓住薛仁貴,薛仁貴割袍逃生,尉遲恭只拿著被割下的一塊袍布;鐵世文敗陣後,返回營中,下令緊守營門不出。

  鐵世文喪妻之痛,起誓與薛仁貴勢不兩立,把昭陽公主軟禁起來;張士貴入鳳凰城見聖駕,李世民問何人解圍救駕,張士貴又說是何宗憲。尉遲恭借意給張士貴及何宗憲記功,乘何宗憲不備,抓住他的袍子一翻,沒想到何宗憲的袍子也有一個缺口,所失的布與尉遲恭手中的布完全吻合,尉遲恭決意要到軍營找尋薛仁貴。


第12集
張士貴推測尉遲恭這樣前來犒賞,定是為了薛仁貴而來,便命人用計引起尉遲恭的酒癮,終把尉遲恭灌醉,張士貴取回花名冊,匆匆把酒肉犒賞了三軍;昭陽公主指示靈采兒與薛仁貴聯繫;尉遲恭酒醒後後悔不已;喜神廟內,薛仁貴回想自已立了那麼多的功勞,還是要左逃右逃,不意間病了下來。

  在鐵世文的脅持下,渤建王下旨安達兒起兵,安達兒好漢不吃眼前虧,急召駐守獨木關的藍天碧前來助陣;寶林拿花名冊,逐一點將,然後送出酒肉,周青猜度尉遲恭來意,都認為薛仁貴應該去見尉遲恭,說個明白,薛仁貴堅拒之,張士貴來騙說尉遲恭是來抓他問罪,要他們到喜神廟暫避風頭,薛仁貴無奈下同意。

  靈采兒求見薛仁貴,看見薛仁貴一臉病容,薛仁貴求靈采兒送信給昭陽公主,靈采兒潛回軍營被捉; 藍天碧報到,與安達兒商討退敵大計,鐵世文需要養傷,交由安達兒全權指揮,安達兒聽說唐軍進迫而來,安達兒決定靜觀其變;張士貴率領大軍圍困遼營,指示何宗憲打扮成薛仁貴的模樣;安達兒派出藍天碧應戰。藍天碧不管來者是何宗憲或是薛仁貴,上陣即打,藍天碧功夫了得,不出十個回合就活捉了何宗憲,張志龍上前營救,也被藍天碧打敗。張士貴見勢不妙,立即鳴金收兵。

  安達兒以為活捉了薛仁貴,審問下才知是個冒牌貨,很是氣憤,但何宗憲未受大刑就供出唐軍中一切,安達兒細想之下與藍天碧,藍天相商量,乘夜偷襲唐軍大營。


第13集
  薛仁貴得知何宗憲被擒,馬上召集各兄弟準備在長蛇溝好好的打一仗;周青與其他兄弟卻有些按耐不住,險些誤了軍機,但最終還是殺盡了遼軍的三千士兵,還把藍天碧與藍天霸痛擊了一頓,周青等人凱旋而歸,周青指薑興霸違反軍令,處罰他清潔所有廚具,把所有的水缸裝滿。

  張士貴前來問戰況,得知仍未救出何宗憲,不禁有點失望,但為了逗著他們,還是有賞;藍天碧敗陣,安達兒極力安撫;姜興霸、薛先圖受罰,李慶先等其他兄弟暗助二人;張士貴想讓周青打頭陣,遂叫何智德去傳周青來,何智德卻遇上薛先圖,何智德仗著是張士貴的親信怒打薛先圖,爭執之間,撅折了令箭,張士貴聽說張智德壞了事,反把他綁了起來,押他去找薛仁貴,還把折令箭的事說了一遍,氣得薛仁貴痛駡薛先圖不長進,薛先圖願上陣贖罪。

  薛先圖叫陣,但安達兒要等藍天相到來才肯對陣,薛先圖沈不住氣,欲殺入敵營,突然想起薛仁貴的訓誨,立即勒住馬韁,藍天相趕至,與薛先圖展開一場遭遇戰,薛先圖把一腔怒火化為力量,十招之內把藍天相生擒,藍天碧見狀殺出去與薛先圖拼個死活,但過於心煩氣燥,反被薛先圖生殺敗,安達兒馬上躍出,二人一交手,薛先圖就知道不是對手,前線來報,指薛先圖力有不遞,薛仁貴感到時機成熟,眾人有如脫韁的野馬衝殺而出。

  周青等兄弟殺出,聯手與安達兒纏鬥,但還不是安達兒的對手,情勢相當危急;李世民等在山上觀戰;薛仁貴帶病披甲上陣,只見他穿衣上馬都十分困難,火頭營的兄弟也勸他不能上陣,但他堅持上陣。

  薛仁貴上陣,抱恙與安達兒大戰一場,最後把安達兒殺死;李世民和徐懋功等看到了英勇殺敵的薛仁貴,李世民堅信薛仁貴就是“應夢賢臣”,張士貴又重賞了火頭軍,鐵世文知道安達兒和藍天碧兄弟被殺,不敢對陣,決定後撤,昭陽公主和靈采兒乘混亂逃走;尉遲恭見張士貴時,用打王鞭逼他說出薛仁貴之真相,張士貴終被迫承認蒙上騙下之過。

尉遲恭命令張士貴帶薛仁貴到朝上面聖;張士貴苦著臉回來,何宗憲向張士貴獻計,要殺了薛仁貴等人,來個死無對證;尉遲恭回城前遇上昭陽,說起張士貴承認一切,靈采兒知道這會逼張士貴下毒手,二人匆匆拿爆藥趕去天仙穀。


第14集
  張士貴把薛仁貴騙到天仙穀,待他們進入後,馬上命人把洞口堵死,薛仁貴他們進穀後,耐心等候下一道指令,張士貴下令,火球就往洞內拋入,薛仁貴發現張士貴才是屢次害自己的仇人,張士貴則口口聲聲奉旨除掉“應夢反臣”;昭陽公主與靈采兒趕至,向張士貴他們拋下炸藥,不料炸藥過猛,連穀口也炸毀,昭陽公主和靈采兒來到谷底,炸開一個洞口,救出了薛仁貴等人。

  張士貴認定火頭軍必死無疑,安然而去;張士貴匆匆面聖,騙說薛仁貴及其火頭軍全部殉難,尉遲恭震怒,但張士貴在李世民面前死口不認,尉遲恭要打死張士貴,徐懋功勸止,陣上不能斬先鋒,要他立即撥寨起營去三江越虎城,然後將功抵過。

  眾兄弟沒有埋怨薛仁貴,反令薛仁貴自慚,昭陽公主好言相勸;張士貴發現三江越虎城是座空城,何宗憲感覺要把皇上接進城來,方可自保;突接來報,說鎮守戰船的守將病倒。李世民立即下旨張士貴前往守船,昭陽公主剛要進城,突然城外炮火連天,原來鐵世文把整個越虎城團團圍住,發炮攻擊。

  徐懋功知道中了“空城計”,突然接來鐵世文令箭,限李世民他們七天之內投降,程咬金認為二路元帥快到,他想殺出去與他們會合,尉遲恭則認為死守城池方為上策,二老又吵起來。最後,李世民准程咬金所奏,程咬金殺出去時遇上昭陽公主,把昭陽公主帶往見駕,李世民得知“應夢賢臣”未死,即下旨傳召薛仁貴及派人引二路大軍前來。

  限期將屆,李世民急得尤如熱鍋上的螞蟻,問計于徐懋功,不料徐懋功因病引起舊患發作,突然陷入昏迷,李世民決定用自己的龍鬚為徐懋功冶病。


第15集
  秦懷玉率領二路大軍,浩浩蕩蕩向三江越虎城方向進發;鐵世莫建議提早攻下三江越虎城,但鐵世文堅守諾言;昭陽公主終於找到了二路大軍,大軍剛剛竭息,但秦懷玉救駕心切,立即下令全速行進;天仙谷內,薛仁貴要出去打探,靈采兒反取笑他想出去找昭陽公主;程咬金終於找到了火頭軍,程咬金保證他們回去定會加官晉爵,但眾兄弟堅持要等薛仁貴回來。

  鐵世文又來逼李世民交出降表,徐懋功漸漸康復,問過軍情,徐懋功人急智生,找來一個貌似薛仁貴的士兵來濫竽充數,暫時壓住鐵世文咄咄迫人的氣焰;昭陽公主帶領羅通從左面殺入蓋營,秦懷玉帶領程鐵牛等從右面衝破十三道營。

  鐵世文有點陣腳大亂,尉遲恭聽說救兵殺到,回想曾經被秦懷玉侮辱過,尉遲恭指令秦懷玉先殺向南門、西門,秦懷玉明白尉遲恭存心報復,被逼盡力而為,秦懷玉來到東門,遇上鐵世文,就在千鈞一髮之際,羅通殺至,二人合力擊退了鐵世文;李世民親自迎接秦懷玉、羅通、昭陽公主入城,李世民賞罰分明,懲罰尉遲恭公報私仇,程咬金匆匆回稟,指薛仁貴未歸,一眾“火頭軍”正在等待見駕。

  徐懋功研究軍情,知道鐵世文一定會去借兵,遂給昭陽公主一個錦囊,吩咐他要交給薛仁貴;羅通再追問昭陽公主,昭陽公主騙說婚姻大事要得父皇禦准,羅通保證不日就會剷除鐵世文,救出渤建王。

  渤建王乘機勸鐵世文向大唐進行和議,並可免他死罪,鐵世文怒打渤建王,且要他親自拜祭其弟鐵世莫,重振聲威;昭陽公主帶羅通來天仙洞宣旨,邀一眾“火頭軍”兄弟回去療傷和接受封賞,靈采兒與一眾“火頭軍”先回去治病療傷,羅通陪著昭陽公主,終逗得昭陽公主嫣然一笑,李世民接見“火頭軍”得找得薛仁貴後再給他們論功行賞;昭陽公主留下字條及錦囊,回去找父皇瞭解情況,羅通跟隨。

  李世民的“應夢賢臣”遲遲不能出現,徐懋功堅稱小不忍則亂大謀,可去找“應夢賢臣”,但在去之前必先寫下赦旨,保准薛仁貴可以安享晚年;鐵世文逼渤建王簽下文書,向鄰國借兵;薛仁貴在天仙谷看昭陽公主的留言,打開徐懋功的錦囊,得知皇上有難要自己去救駕。

第16集
李世民出城打獵 ,射中一兔,追了二十里,李世民欲抓兔子時,遇上了鐵世文,李世民大驚而逃,鐵世文窮追不捨,李世民落入陷阱。在鐵世文威逼李世民寫降書時,薛仁貴現身打走了鐵世文,李世民夢想成真的開心,回路上,薛仁貴把他如何投軍,張士貴怎樣瞞騙他,他呆在火頭軍多年,還在天仙穀差點被燒死的所有經過和盤托出。李世民龍顏大怒,下旨急召張士貴回越虎城問罪。程鐵牛接命前去傳旨。

  李世民以高姿態接待了薛仁貴,尉遲恭也收了薛仁貴為乾兒子,薛仁貴對此非常開心,徐懋功為薛仁貴引見秦懷玉和羅通,薛仁貴知道羅通愛上昭陽公主,準備成全他們二人。

  薛仁貴與“火頭軍”兄弟重逢,喜不自勝,昭陽公主前來看見薛仁貴,薛仁貴儘量跟他保持距離,周青求靈采兒幫忙,靈采兒也覺薛仁貴與昭陽公主是理想的一對;靈采兒安排一切,靈采兒和周青分別把二人騙到一起,昭陽問薛仁貴為何故意回避,薛仁貴說羅通對她有意,如果昭陽公主無意見,他願意為媒,昭陽公主問薛仁貴會否想過自己喜歡他,薛仁貴表示從未有如此想法,昭陽公主氣得匆匆而去。

  周青問薛仁貴為什麼為羅通做媒,薛仁貴表示知道昭陽公主對他有意,但他不想辜負銀環對他的恩德;羅通求程咬金為自己做媒,程咬金答應;靈采兒得知薛仁貴是喜歡昭陽公主的;程咬金遊說昭陽公主下嫁給羅通,昭陽公主努力推辭。

  程鐵牛向張士貴傳旨,張士貴覺得事有可疑,賄賂程鐵牛,不料程鐵牛的脾性比其父更壞,收了一大把錢也不說一個字,張士貴看不出什麼端倪,跟程鐵牛啟程。張士貴入殿面聖,李世民傳召薛仁貴,薛仁貴與張士貴當面對質,但張士貴仍死口說是何宗憲的立了功勞。徐懋功想出折衷辦法,要薛仁貴與張士貴決鬥拿下摩天嶺和白玉關來定輸贏,在徐懋功的安排下,張士貴抽了攻打摩天嶺的命令;薛仁貴叫火頭軍馬上起程,搶先拿下白玉關,眾人如箭在弦,非常雀躍。


第17集
  羅通再來問昭陽公主,昭陽公主坦言不可能跟他結合,羅通與昭陽分手前說,當初其實他也愛突蘆公主,但為了兄弟而逼死了她,這次他決意要為昭陽公主救出渤建王;薛仁貴等人出發,徐懋功臨別贈一錦囊。

  羅通不理阻攔沖了出營,懷玉等人趕去營救,但追上羅通時,已經接近敵營;張士貴下令眾人立即搶先攻下摩天嶺,強調這是生死之戰;羅通與程鐵牛等子爵沖入大營,把敵兵殺得落花流水;張士貴大軍來到摩天嶺,看見地勢險要,急急起書給李道宗請求對策;羅通潛入營中突襲鐵世文,不料鐵世文去了鄰國借兵,看守渤建王的守衛看見有人來襲,奉旨殺掉渤建王,幸羅通及時發現,救了渤建王一命。

  張士貴與子婿決定拿走獅子口的所有戰船,帶同十萬大軍返回中原,攻下長安城,自立為王;徐懋功怕張士貴叛亂,派薛仁貴前去追趕張士貴,再指示昭陽公主趕赴獅子口協助。

  張士貴假傳聖旨騙走戰船;昭陽公主與靈采兒找出當年她西渡的船隻,幫助薛仁貴渡回長安。渤建王關心女兒的婚姻大事,希望她嫁給羅通,因為昭陽公主不能為妾,昭陽公主表明不會嫁給羅通,渤建王有點生氣。

  李道宗接到張士貴密函,知道張士貴正率領大軍回來謀反,張美人有點失措,李道宗依計想脅持李治,魏征突收來報,指張士貴率軍要開啟承天門,魏征馬上去察看究竟;李道宗派人出城門觀察,自己來到禁衛城,見人就殺;魏征在城樓上,看見殺氣騰騰的張士貴。

張士貴叫魏征棄暗投明,魏征想起李治正要接見李道宗,連忙帶兵趕去營救李治;張士貴還在咆哮之際,突然出現了薛仁貴,張士貴見薛仁貴只有七個火頭軍,肆意侮辱薛仁貴不是對手;李道宗正要殺入大殿,卻與魏征相遇,李道宗突然變臉大叫,入宮是為了前來救駕。


第18集
  張士貴下令一眾將士誅殺薛仁貴,不料所有將士都靠薛仁貴那邊站,張士貴等被迫垂死掙扎,薛仁貴不消一下功夫就把他們一網成擒,李治下旨城門大開,魏征下令把張士貴等人暫時收監,等候皇上聖裁;薛仁貴向李治稟告東征概要,薛仁貴再看錦囊,徐懋功表示鐵世文可能向鄰國借兵,命他平亂後星夜趕回渤遼助陣;鐵世文果然向鄰國借兵,渤海王不敢貿然與大唐為敵,但最後還是答應了向鐵世文借兵;鐵世文帶著十萬借兵,浩浩蕩蕩開往三江越虎城;薛仁貴星夜出潼關,長孫叢給予大力協助。

李道宗探監,向張士貴表示有方法救出他們;鐵世文大軍接近三江越虎城,羅通突然殺出,與鐵世文對陣,但不是敵手,秦懷玉前來相助,但現在的鐵世文有備而戰,信心十足,殺得他們落荒而逃,且下令大軍乘勝追擊;羅通、秦懷玉逃入城中,緊閉城門,鐵世文追至,尉遲恭高掛免戰牌,李世文痛駡羅通擅自出兵,徐懋功與程咬金盡力為羅通解辨;薛仁貴在獅子口與昭陽公主、靈采兒及眾兄弟會合,趕赴三江越虎城;路上,昭陽公主盡力為薛仁貴做一些侍候工作,反讓薛仁貴想起了銀環。

  銀環在家用蟒皮為薛仁貴做衣服,小丁山和小金蓮放學回家,路過的梁好友上前向銀環侮辱; 昭陽公主勸薛仁貴回去後好好作出補償;薛仁貴決定要用陣法來來制服鐵世文,李世民不敢應戰,並向薛仁貴說出和親一事,薛仁貴指殺了鐵世文再說;羅通再向秦懷玉求助,秦懷玉苦勸他認命;渤建王問昭陽公主,如果她真不願意和親,他也不想斷送女兒的終身幸福。

薛仁貴為免李世民擔心自己的龍門陣,潛心再思索擺龍門陣的陣法,終於得到李世民的認同,薛仁貴分派眾將上龍門陣,羅通看到龍門陣,眼界大開,不由得暗暗佩服薛仁貴,昭陽公主看見龍門陣,也感到薛仁貴的英勇,鐵世文觀陣,自知此劫難逃;鐵世文負隅頑抗,前來破陣,首對薛仁貴,不戰而敗,過北門,西門,南門,最後東門再遇薛仁貴,戰死在薛仁貴手下。


第19集
  李世民問薛仁貴和親一事想得怎麼樣,薛仁貴被逼從命,渤建王和昭陽公主向李世民表示要返回京都;臨行前,昭陽公主不覺偷聽到,薛仁貴向羅通說出自己愛的是家中的賢妻,昭陽悲憤離去。

  李世民論功行賞,封薛仁貴為平渤王,周青等火頭軍被封為禦總兵;銀環搬回寒窯居住,小丁山跟人打架,銀環誤會他不長進,動手打他,小金蓮才說出哥哥是為了她而教訓壞人,銀環知道自己錯怪小丁山,飲泣起來。小丁山表示日後會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兒,銀環抱著一對兒女痛哭。

  渤建王向文武百官宣佈會學習李世民的貞觀之治,大婚之日,周青等眾兄弟以男儐相身份陪著薛仁貴。靈采兒也為昭陽公主穿上婚服,昭陽公主這時卻表現得鬱鬱寡歡,在靈采兒的追問下,才說已決定出家,薛仁貴等人來到皇宮大殿,準備迎接新娘之際,靈采兒氣匆匆走出,向他們說出昭陽公主已經出家為尼,薛仁貴等人震驚反應,大家馬上上馬準備把昭陽追回來。
 
  薛仁貴來到庵堂,昭陽公主表示自己已經出家為尼,出家人與世無緣,薛仁貴指雖有妻兒,不介意多有一妾在家,昭陽公主指不會嫁一個對自己只是履行君命的人,薛仁貴失望而去。

  羅通來找昭陽公主,希望她給予薛仁貴機會,昭陽公主解釋,不會為感情的事而死纏難打;兩國國王協定沒有婚盟也可和睦相處;大唐軍隊凱旋而歸,沿途淨水潑街,非常熱鬧。

  張美人罵李道宗是窩囊廢,連自己岳父也保不住,李道宗別無他法,召來女兒的塾師張仁來陪她把酒言歡,張美人心儀張仁已久;渤建王下旨給昭陽公主回皇宮共襄國策,不料昭陽公主逆旨,不肯返回宮中。

  唐軍入城,李治等迎接;薛仁貴沒有府邸,暫住被安排入住金亭驛館;李道宗來到天牢,向張士貴說出皇上將會治他死罪,但暗示屆時將會用偷龍轉鳳的方法救他逃出生天。張士貴感激流涕。


第20集
  三司會審張士貴等人,尉遲恭朝上抱死了何宗憲,李世民判羅通要娶醜女,程咬金保證能夠一力承擔,程咬金找來很多極醜的婦女,程咬金也覺得滿意,連忙帶她們去給羅通挑選,不料羅通一看要求再找。

  大牢中,李道宗命令手下與張士貴交換身份,但尉遲恭早料有此一著,在他們交換時,把張士貴鞭死當場,李道宗求李世民給張家留條根,李世民就留下張志龍一人性命,其他人等一律判死罪。

  薛仁貴拜別李世民返回龍門縣,在射開口雁的地方遇上小丁山,見他的射雁本領並不比自己弱,但恰遇野獸襲擊,薛仁貴出手相救時卻誤傷了丁山,就在老虎正要叼走他時,一個老道把他搶走。

  薛仁貴回到寒窯,重遇銀環,二人深深的擁抱,銀環表示等了這十一年,已經想得清楚,只要薛仁貴回來就好,薛仁貴聽到,深受感動,薛仁貴說出自己做了“一字並肩王”,金蓮回來馬上相認。


第21集
薛仁貴向銀環說出與昭陽公主情深義重之事,銀環大方說可以接受他納妾,薛仁貴唯有說出昭陽公主卻選擇了出家。

  王茂生路上遇周青,才知道薛仁貴做了元帥,王氏來找薛仁貴,希望他能幫助梁好友討個公道,原來梁好友原來與張一平一起做生意,但在得到甜頭後想把梁好友趕走,梁好友就往找張一平去討公道,而張一平自持自己有個做官的哥哥,而陷害了梁好友,薛仁貴答應為梁好友處理這困難。周青帶人找張一平,打了張一平一頓,還把他的家財送給村裏的人,張一平就跪在薛仁貴面前認罪,薛先圖回來說把縣官擺平並招出一切,薛仁貴下令殺了張一平。

  程咬金來說將軍府已經建好,與薛仁貴等人一同去絳州,回到將軍府中,很多人前來送禮,連薛仁貴的叔父薛雄也來送禮,薛仁貴己放下恩怨,但周青把薛雄氣走,薛仁貴對這些堂皇的事感到很不習慣。
  
  酒席開,薛仁貴發現不見了銀環,就馬上帶人跟了出去,銀環回到柳家,好不容易才見得了柳夫人,向她說出一切,柳夫人不太相信薛仁貴做了大官。  一個知府來找柳父,柳父恭敬出迎,知府說是有王爺要來探望,柳父奇怪自己沒有王親國戚,銀環說那就是薛仁貴。

  酒宴上,薛仁貴拿王茂生的酒來慶祝,知是清水,但他也不管是酒是水,全數飲下;薛仁貴在大將軍府每天教金蓮學武,一家樂也融融,周青拜祭父母,遺憾沒本事帶靈采兒回來,靈采兒仍是忠心不二,在庵堂侍奉昭陽公主左右。

  三年後,李世民病重,正式傳位給李治,托孤給長孫無忌、李道宗、諸遂良,也說出當日無故貶徐懋功去疊州,實則在試探他有否謀反之心,現在證明可以重用。李世民怕李道宗日後遭人暗算,遂賜予他“不能到李府查案,沒有綁李道宗的繩,殺李道宗的刀。”李道宗感激流涕,李世民死後,張美人與張仁齊向李道宗獻出一個向薛仁貴報仇的妙計,但先要得一道聖旨。

  李道宗詐稱要回老家,騙得李治一道聖旨,張美人要張仁依計而行;張仁假扮欽差宣旨,來到絳州,請薛仁貴馬上入京面聖,薛仁貴隨張仁來到長安,不料遇上早已等候多時的李道宗。

  李道宗請他過府作客,李道宗大排筵席,張美人叫翠雲郡主敬陪席間,翠雲郡主尊敬薛仁貴為人,不知其中有詐,不斷勸酒,薛仁貴喝過酒後,不久醉倒。張美人想利用翠雲郡主嫁禍薛仁貴強姦之罪,張仁等合力把薛仁貴抬到郡主臥房中,郡主不願意與他們同流合污,越想越生氣,終於撞死八仙桌下,張美人將計就計,將屍體與薛仁貴同床,來個死無對證。

  李治痛愛這位堂禦妹,大怒指薛仁貴只不過做了三年平遼王就為所欲為,懷玉與羅通快馬趕往刑場,途中遇上程咬金,三人同往刑場,暫時阻止了行刑。


第22集
  程咬金去求李治放過薛仁貴,李治還是不從,程咬金欲延期,從八十年求到八十天也不被答應,利用假死才得到薛仁貴多活一百天,但仍覺得只有寫信給尉遲恭與徐懋功讓他們趕回來,才能救得薛仁貴。


  張仁通知李道宗,薛仁貴的死期得延,李道宗要去大牢看守;銀環得報知薛仁貴在長安出事,與王茂生商討如何解決;懷玉與眾人討論,懷玉之兒秦英想給大人獻計,被懷玉把他轟走;金蓮見銀環情緒有異,問過來由,金蓮主張召來六家禦總兵救父。

  秦英與禦書房幫的孩子們合計,把李道宗打了一頓,見李道宗走後,拿飯菜托人交給薛仁貴,秦英害怕李道宗會對懷玉不利,先下手為強,把自己打傷,編了個故事欺騙母親。

  懷玉不相信秦英,與靜羅公主吵了起來;靜羅公主帶著秦英來找皇后與李治,皇后看見也深為秦英抱不平,李道宗一大早擊鼓鳴冤,指秦英毆打他,但李治說李道宗現在已經是被告。

秦英上殿與李道宗對質,秦英解開紗布,承認打過李道宗,但卻指李道宗假傳聖旨,不准許給薛仁貴送飯,還說未聞有例可把監犯餓死,李治就算過此事;眾人齊贊秦英聰明,程咬金罵徐懋功不能回來,再派人往找尉遲恭。

  張美人猜出程咬會動員滿朝文武百官去跪求李治,叫李道宗後發先至;李道宗奏明聖上,為了阻止大臣們前來胡鬧,求李治頒他一道聖旨及賜尚方寶劍一把;程咬金帶著文武百官上殿求情,李道宗宣旨,說任何上殿求情者,他手中的尚方寶劍定斬不饒。


第23集
周青等六個禦總兵接信,匆匆起程;靈采兒收到周青寄給昭陽公主的書信,昭陽公主不管塵緣世事,要把書信燒掉,靈采兒強行讀信給公主聽,昭陽公主稍觸動了一下,繼而又專心法事。

  銀環、金蓮和六家禦總兵來到潼關,長孫叢沒有留難他們,但要跟金蓮比武,得勝才可過關,比武時,長孫叢故意讓招,原來他也是想放他們一馬,只是為了找個下臺階;周青領著其他兄弟來到長安城承天門下叫陣。李治誤會六家禦總兵聯合起來造反,氣上心頭,親自上城樓看個究竟。

  尉遲恭接到程咬金的來信,馬上起程去長安,城樓上,周青與銀環分別說出薛仁貴的冤情,但拿不出證據,金蓮竟向李治叫陣,李治下旨盛彥出戰。陣上金蓮打傷了盛彥。

  程咬金勸李治回朝,程咬金出城,答應這事由他一力承擔;尉遲恭趕至,看見六家禦總兵的軍隊,他向銀環表態,力保薛仁貴。周青接得靈采兒的來信,不信昭陽公主真的那麼絕情,偷偷離開。

  尉遲恭回憶,師父曾對他說過:“鞭在馬在人就在” 尉遲恭抱馬痛哭,尉遲恭向黑白雙氏說出師父的意思,黑白雙氏勸他別太迷信;周青向靈采兒說,想出了一個辦法試探昭陽公主;程咬金說李道宗有聖旨在手,求情者先斬後奏;尉遲恭不理,硬要上朝,李道宗阻止,尉遲恭一拳打掉李道宗一隻門牙,李道宗向李治投訴,程咬金說是李道宗自己跌倒所致。

  尉遲恭為薛仁貴求情,李治拒奏,尉遲恭說起薛仁貴東征的功勞,李治還是不從,尉遲恭提鞭要打李治;李治逃到紫禁門,尉遲恭用鞭打門,不料鞭子斷去,尉遲恭又想起師父之言,知道自己死期已到,一怒撞死在紫禁門前;李道宗聞得尉遲恭去世,非常開心,張美人覺得他們不會放棄營救薛仁貴,要密切監控他們的行動。


第24集
  靈采兒帶著假骨灰回來,說薛仁貴已死,昭陽公主壓抑著情緒,靈采兒將骨灰放在庵前大殿;寶林、寶慶來找黑白雙氏,說出父親已死的慘事,二人一聽就怒不可竭,紛紛穿甲拿刀,說只要討回公道;昭陽公主偷偷來到大殿,拿起假骨灰,聲淚俱下;李治聽到黑白雙氏要殺進午門,黑白雙氏要李治答應三件事,李治答應不來,在程咬金的勸阻下,薛仁貴的刑期再加一百日.

  周青突然走出,說那是假骨灰,只是想試探昭陽公主對薛仁貴的愛,昭陽公主終答應與他們一起想辦法救薛仁貴;程咬金通知銀環,指薛仁貴死期一再押後,同時還說出尉遲恭已去世;銀環帶著金蓮和其他禦總兵為尉遲恭超渡亡魂,同時安慰黑白雙氏,周青買通了監獄頭兒,讓昭陽公主扮作獄卒,在牢內照顧薛仁貴。

  昭陽公主偷偷進入大牢,看到仍然未醒的薛仁貴,表示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也要救出愛郎;薛先圖說出昭陽公主為薛仁貴做了這三年尼姑,說話時無意讓銀環聽到,銀環也覺薛仁貴應珍重昭陽公主。

  徐懋功終於回到長安,徐懋功拿出先皇李世民曾給薛仁貴的赦旨,李治終於同意放人;李道宗找張仁到獄中對薛仁貴下毒;張仁來到天牢,灌薛仁貴吃下毒酒,昭陽公主後知後覺,打走了張仁,但卻被刺傷了,昭陽公主為薛仁貴施救時,不料把他以前塞在咽喉中的東西全吐了出來,銀環看著鮮血四冒的昭陽公主,深深的被打動。

  薛仁貴醒過來,銀環向他說昭陽公主為他付出了那麼多,堅持要昭陽公主嫁入薛家,薛仁貴沒有反對;銀環來來求昭陽公主嫁入薛家,昭陽公主已經不敢反對就答應了,周青帶著薛仁貴推開大門,薛仁貴與昭陽公主含笑對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x3011775 的頭像
x3011775

阿邱的天地

x30117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